Friday, 26 June 2009

猪流‘鼾’




天将亮时,被老公推醒。
“怎样?很吵啊!”我明知故问!
“到底有多吵?学来听听!”被推醒,心有不甘。
“克库呼。。可古呼。。克库呼。。”可恶的老公居然用鼻音学起猪叫的声音。
“那有这么恐怖?”真是誇张!岂有此理!
“人家是猪流感,你是猪流‘鼾’!嘻嘻嘻!”老公唯恐天下不乱!
“哈哈哈哈哈!!!!”我的睡虫全被赶走了!
“这么好笑啊!”这回,老公真正摸不着头脑了!

9 comments:

诗艳 said...

哈哈!这样子也顶温馨的。。。
你们好幸福哦!

向日葵啊伯 said...

早点起来写博文也不错啦.

绿禾 said...

哈!哈!苦中作乐!

周部長 said...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小叶子 said...

哈哈。。哈哈。。
可爱的夫妻。。。
也是因为绿禾姐的修养好
有些夫妻是真的会生气吵架的哦!

绿禾 said...

周部長:你的笑声,令人开心,谢谢!

小叶子:风趣又具幽默感,是我老公的优点。
呵!呵!

theresa said...

绿禾夫妇好可爱。

阿米 said...

我家杨先生也是打鼾高手,我每次嘴里抗议,心里却一点也没怪他,因为知道他也不想的。

绿禾 said...

theresa:谢谢你说我们可爱,:)

阿米:你真是个体贴的好妻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