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6 November 2009

在飞机上过夜

28/10,3.00am,在飞往北京的SIA班机上。空调好冷,盖了被子,仍觉得小腿冷得有点痛。已不是第一次坐夜班飞机了,但每次都是怎样也睡不着。
脑子里全是Joy(我在Facebook 的pet society 的宠物)的可爱粉红身影和笑容。八天没人给她洗澡,喂她食物,她会饿扁吗?会变得脏兮兮、黑遢遢吗?
动物天堂里的鸵鸟、母鸡是否已生蛋,蛋是否会腐坏?小兔子和小驴子是否已长得太老,走不动了?或者生病了,没人替他们打针医病?或者口渴没水喝?
Happy Aquarium 里的小鱼们是否会饿坏?它们是否会死光?
FarmVille 里的牛羊没人去挤奶了,兔毛、羊毛、马毛、天鹅毛、鸭毛,也没人修剪了。果子成熟了,会不会全爛掉?那天美丽的粉红玫瑰盛开,为何拍下的照片不能显现?
FarmTown 的咖啡应已成熟,但会不会枯萎?
奇怪,我想念这些宠物与农作物,多过想念家里的两个宝贝女儿!这当妈妈可真糟糕!
这时,左边的大叔在打鼾了,右边的帅哥,也开始打鼾了,真羡慕他们!这帅哥睡得好甜,当空姐唤醒他吃早餐时,他居然闭着眼睛吃呢!
刚刚去了洗手间,发现马桶边沿有黑渍。是那个乡巴佬踏在马桶上大、小解?真是笨驴!难道是第一次乘飞机?
这时,老公笑吟吟的向空姐讨了杯豆奶给我。
“很好喝 hor! 够香浓!”老公一脸赞赏。
我喝了一口,觉得不过尔尔,但因是他亲手拿給我喝的,觉得味道的确比平时甘香。


9 comments:

小叶子 said...

绿禾姐回来了
小叶子好想你

四月 said...

绿禾姐,您回来了,好久没与你来你家了,我忙时也想念我的果园。

绿禾姐,有些诗歌你放上的很好听,能不能也把字打上来,谢谢。。

小路 said...

绿禾,你回来了,好玩吗?

Little Ghost said...

绿禾姐,欢迎回来!!!(我也这样称呼可以吗?XO)你中了面子书的毒了。

绿禾 said...

小叶子:你真有我的心!谢谢!

四月:有字幕啊!你可以告诉我是那一首吗?

小路:相当好玩!1/11,我们在北京遇到了第一场早来的雪,大家都雀跃万分了!

Little Ghost :
谢谢!中毒?呵呵!有一点啦!老公说,“那些花草树木,牛马羊、鸡猪鱼,如果全死光了,不是更好吗?以后就不必浪费精神、时间去玩了!”

俳优 said...

绿禾姐
有到王府井血拼吗?
想必满载而归。。。哈哈哈

绿禾 said...

王府井太高档了!倒是在秀水街市场买了好些冒牌货。呵!呵!

Little Ghost said...

绿禾姐有个幽默风趣的老公。^^

绿禾 said...

Little Ghost:
他一说完这些后,我马上白了他一眼!呵!呵!